九游会登入当前位置: > 九游会登入 >

组诗:北京:顺义区两家集中观察点存在防控问题被督查

时间:2021-03-05 11:02 作者:admin 点击:

  BOB谢斐虽然时令已然立秋,但暑气尚未退尽,周日我带着孩子去超市,无意中看见一个小贩推着车在叫卖冰镇酸梅汤,不由得又惊又喜,赶紧买了两杯。因平时不轻易给孩子喝饮料,所以他好奇地问:“妈妈,你今天怎幺买起饮料来了?我笑:“这个可不是那种越喝越渴的玩意,这叫酸梅汤,既解渴又好喝,你快尝尝。他先是小嘴抿了一口,随后就飞快地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咂着嘴意犹未尽地说:“妈妈,你们小时候真幸福,居然有这幺好渴的酸梅汤。我灵机一动,既然大家都喜欢酸梅汤,何不动手自己去做,既卫生又有营养。说做就做,我去药店裏买了乌梅、甘草,又去超市买了冰糖,可惜做出来的味道欠佳,不是浓了就是淡了,总是不得要领。后来看到网上有卖现成的酸梅膏的,于是买了一瓶回来,根据说明用纯净水以十比一的比例去沖兑,然后再搁冰箱裏,过阵子拿出来一尝,嘿,味道很不错!自此酸梅汤成为我家的唯一消暑饮料。酸梅汤酸甜适度,生津健胃,解暑解渴,老少皆宜。但是要想熬制得好却不容易,除了做工精良用料讲究之外,酸甜适度也是重要因素。酸梅汤一定要用冰糖熬制,不能用白糖,白糖味道甜腻,容易上火,而且熬制久了容易发苦。冰糖不仅可以保持酸梅汤原有的风味,也可以中和酸梅汤中多余的酸度,更重要的是可以起到“药引的作用,能充分引发乌梅、山楂消油解腻、开胃健脾的功效。看梁实秋先生的散文,他说到北京的酸梅汤,就认定了信远斋的好:“天热口干,辄以信远斋梅汤为解渴之需。“他的酸梅汤的成功秘诀,是冰糖多、梅汁稠、水少,所以味浓而酽。上口冰凉,甜酸适度,含在嘴裏如品纯醪,捨不得下咽。很少人能站在那裏喝那一小碗而不再喝一碗的。每每看到这一段文,我都恨不能让自己立马穿越到民国的北平,站在信远斋的门口,赶着尝一尝那酸梅汤的滋味。眼下冷饮市场品种繁多,让人眼花缭乱。街边的奶茶店也一个接着一个,各种时髦的名字,其实都是速配而成的,吃到嘴裏都是现代流水化工业的味道,怎幺也比不上以前那花费了人力功夫熬制而成的酸梅汤。梁实秋先生因为爱喝,也曾去买了乌梅、冰糖等原料自己动手,可惜很难如愿,于是去请教信远斋的掌柜,掌柜的回复:请过来喝,别自己费事了。好巧妙睿智的回答!掌柜的回答一方面固然是缘于对自家产品的高度自信,另一方面是不是也在委婉地提醒梁先生: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做吧。您哪,负责写文章做学问就好!

  柳鹄仙秋悄悄地穿过田头,穿过树梢,偶尔惊起微微的风浪。伫立田头,我不由得想起了初中时参加秋天抢收的那件事。那年,雨连着下了一个多月。成熟的高粱、玉米大片大片地倒伏,全部泡在水裏。大队干部急了,社员们也急了,那是全村人一年的口粮,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烂在地裏。人们天天穿着雨衣雨鞋奋战在雨地裏,就连我们初中的学生都停课参加了那年的抗洪抢收。那天早晨,五点多钟,我们班的全体同学在老师和队长的带领下,来到村北一块叫长阵子的地裏。这块地裏的庄稼看起来倒伏不是十分严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队长把这项相对容易的活让我们学生来完成。我们班一共有23个学生,我们排成两排,站在地头,面向队长,等待他的命令。“今天早晨,两人一间地,谁割上去谁就回家吃饭。我们都是第一次参加秋收,听着队长这样安排,我心裏不免有点发愁。看着那望不到头的的红高粱,饱满的穗儿被雨水沖刷得乾乾净净,好像一个个爱美的小姑娘,红红的脸庞,非常喜欢我们这一队学生娃似的。我则看着它们怎幺也高兴不起来。队长的安排令我心中暗暗叫苦。糟糕的是,从家裏走时候,哥哥说他的镰刀有点钝了,把家裏的一把好镰刀拿走了,说我一个小孩子家,随便拿把镰刀应付一下就行。同学们分头走进地裏,我和另外一个叫爱儿的女生组成一组,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队长给我俩安排的是割地垄堰上的玉米。其他同学割地裏的高粱。我和爱儿开始动手割。我左手抓住有点乾枯的玉米杆,右手用镰使劲,本以为玉米会一下割倒,结果,玉米一动不动,像一棵大树一样仍然站在那儿。我便用两只手砍,玉米倒了,但是根还是连着地,我再使劲砍,砍了三四下,终于把一株玉米砍下来了。抬头看了看爱儿,只见她也像我一样砍玉米杆。玉米摇晃着,她怎幺也砍不倒。我一看,爱儿的镰刀比我的还钝。最后我俩不得不合作。我抓住玉米杆,她砍,她砍不动了,交换一下,她抓住玉米杆,我砍。我俩干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砍了十几株,手上已经磨起了小泡。看看周围同学,都弯着腰涮涮涮地往前走,都已经割到半阵子了。看起来,人家一点都不费劲。后来我们发现别人不但镰刀比我们的锋利,并且用镰刀也和我们不一样,人家是斜向上割。再说,高粱杆比玉米杆细而且脆。我们改变方法后,还真有点效果,不过还是没别的同学快。我俩没有完成队长交给的任务。我们在地裏劳动了一个多月。直到秋收结束。回到学校评工分时,我和爱儿都得了差等分,我一共领了4角工分钱。那年的秋收,曾一直激励着我走出农村,可以说是它给了我最丰硕的收穫,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这是我一生永远无法忘记的秋收。

  马洁 我们初见的时候是什幺样的,我已经全然没有印象了,这些,都是听你说的。你说,你刚见我的时候,我被爸妈抱回来,包裹在小小的被子裏面,小小的眼睛闭着,睡的特别香甜。从那天起,你在母亲的身份上,又加了一个,叫做奶奶。我们一家住在半山的窑洞裏,冬暖夏凉,你抱着我在你那个屋裏的土炕上,乐呵呵的逗我玩,一转眼,就是几年过去。六岁那年,因为父母的矛盾,妈妈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半年后才回来。整整半年,都是你照顾我度过的。我至今还记得,你牵着我的手,我手裏拿着你卖废品给我买来的冰棍儿,走在长长的马路上。夏天的风闷热闷热的,童年的我,惬意而容易满足。可是你说,你心疼极了那时的我,梦裏哭着喊妈妈。九岁那年,妈妈生妹妹。你手笨,不太会做饭,也照顾不好儿媳妇坐月子,于是,照顾我就成了你的任务。叫我起床,带我去吃早饭,等我放学,催我赶紧做作业……你不识字,却把我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十四岁那年,我进去了初中,开始了上晚自习的生活。你总是把我下学的点记得准准的,然后,拄着拐杖,站在村口的小卖铺旁边等着我。那时候,是冬天。你穿着厚厚的棉袄,我搀着你的手臂,手在你的棉布袖子裏藏着,一点都不冷。你打着手电,我们一老一小,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回家的山坡上。我怕黑,抓的你紧紧的,你跟我说:“别怕,有奶奶在。十七岁那年,我已经是高中生了。因为学习方式和环境的大改变,我的成绩有了很大的滑坡。你总是无奈的说:“你得要往上走,不能往下滑……我一个月回一次家,每次,你都会把省下的钱给我,想让我能吃上好的。十九岁那年,我离你,又远了很多。我到大城市去上学,一年回来的日子都屈指可数。那个时候,爸爸妈妈已经在山下有了新的房子,你说什幺也不下来,就想守着自己的老院。我一回家就回去看你,却发现老院的坡上,不知什幺时候,已经长了快半道的野草。你那幺勤快的一个人,从前的话,早拔了,怎幺会让草长成这样?你老了,不能像从前一样了。二十一岁那年,实习半年没回家的我再见到你,却发现你已经得了阿尔茨海默症,不再认识我,却总是对着我,讲我小时候的事。有一次你勉强认出我,竟然从兜裏掏出一张你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玩具纸钱,硬要塞给我。我拿着那纸钱,当时就哭了。后来我毕业了,回来陪伴了你一段日子。你像个孩子一样,把院子裏种的菜搞的乱七八糟。没有长好的豆角,被你抱了满怀,喃喃着说要给孩子们送。二十二岁那年,你没能等到新年,在那个寒风凛冽的腊月,永远离开了我们。我见你最后一面的时候,你化着浓浓的妆,静静的躺着,身边摆满了花。我就看了一眼,就哭成了泪人。又是一年寒冬,我跟着父亲扫墓下来。独自一人想回老院看看。院子裏的枯草已经长了一人高,一片萧条。我怅然离开,在山坡的拐角处回头,目光朦胧间,依稀看见你穿着那棉衣,拄着拐杖,伫立在寒风中。我们别时和见时不同,可人世一遭,你的好,你的点点滴滴,我都将永远铭记。

  苏飞云今天,我把“爱”字写在中指背上告诉世界也提醒自己我在爱着也被爱着“爱”字是繁体有心的爱才是真爱中间的心字特别的端正平稳这是重心之所祝愿我的爱之路甜蜜幸福直达彼岸写在手上一如刻在心上◆育儿爱他就要严格要求生存第一,做人第一溺爱无疑是害他笼中的鸟儿飞不高,飞不远脱离笼子只有死路一条孩子面对你的怨言,委屈不解的眼神我的心在滴血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父母的苦心爱就是不爱

  曹宏安有一种花,它叫烟花。烟花都开放在盛大的节日,比如春节,特别是农村,各村镇都会放大型烟火来祝贺新春。届时,四乡的人们蜂拥而至,或步行,或骑车,男男女女扶老携幼争相观看。我记忆中燃放烟花是在改革开放伊始。第一次听说烟花这个名词,是那年新春破五后,生产队翻晒冬季裏贮存的棉花。那天天气非常暖和,大人们在寨墙下悠然自得地晒暖,我们小孩儿正在捡花虫。根己爷无意间提到了烟花,竟把所有人兴致都吸引上来,打瞌睡的也突然睁开了眼,都朝根己爷围拢过来。根己爷辈分高,是我们队的主心骨,经历最广,经验最丰富,能耐也最大,队长都识他的戏。很快,全队人便开始进入办烟火的议题,接着进一步筹画办烟火的事项,剩下来的几个细节:资金解决、何人去办货、烟花架在那裏等等也都一一敲定。正月十五清早,我出门来,发现很多人在谈论着。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老寨墙上面赫然矗立着一架十几米高的烟花!上午,大人们商量着向方圆四乡村庄发海报,确定燃放时间是正月十五晚上八点。“府店东河晚上放烟火喽——消息在四乡迅速传播。正月十五这天,下午太阳没落,附近村庄的人们都开始朝三道石坡涌来。天黑后,到处是观看的人群,坡顶坡底灯光在晃动,人声鼎沸,喧闹吵杂,比新年赶大会还热闹。八点,烟花开始燃放。但见寨墙上火光闪闪,一束束耀眼的烟花带着尖利的声响飞向夜空,又在夜空中炸开,绽放出无数朵美丽的花。红色的、黄色的、蓝色的、绿色的、紫色的……各种颜色都有,让人目不暇接。夜空变成了花的海洋,画面一幅比一幅美,一幅比一幅绚丽,像天女散花,像孔雀开屏,像蝴蝶起舞……所有的人都欢呼雀跃起来,正在拥挤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屏息凝神地观看。我对第一次看烟火,多少年后都不能够忘怀。事后听说第二天有些人还捡到不少挤丢失的鞋子,这个事情不是编造的,是真有其事,从中可以窥出当年燃烟花之盛况。第二年春节,我们队变了花样儿,开始跑火马。就是烟花放在木马身上,烟花点燃后,人骑在木马上往前跑,直到烟花燃尽。这有一定的危险性,我看到过好些骑马的人着火,衣服烧破,眉毛鬍子头髮都曾被然着的烟花烧着。当然,离火马最近观看的人也特别危险。第三年春节,我们队人又想出了新花样,就是製造烟火飞机,还是在寨墙上。把木做的飞机固定在寨墙上,通身绑定烟花,用一根绳子牵拉,沿着铁丝轨道往队长家平房上拉。这次放烟火飞机我记忆特深,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早,沿着寨墙偷偷爬上队长家平房,想搞些飞机上没点燃的烟花和鞭炮,结果跌了下来,手和腿都擦破,鲜血直流。现在,国家加强了对环境污染的防治,烟花已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我还是特别怀念儿时的烟花,它曾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火树银花触目红,揭天鼓吹闹春风,烟花闹红了新春,让春有了无限生机,使一切都美好起来。观看烟花,心境不一样,感受也不一样。我不喜欢烟花易冷、人事易分的感歎。惟愿,人生也如烟花般璀璨!

  曾茂辉年少时迷恋西方哲学家梭罗的《瓦尔登湖》,读着其中专属于隐者的自由,心中自是十分地嚮往其中的宁静生活,曾经无数次翻开书页,耳边便仿佛听到鸟雀的低鸣声,纵然再浮躁的心灵也会在此刻悄然安静下来。那些淡淡的文字叙述下,流转着光阴的慈悲,偶尔而抱怨世俗的牢骚,却更让人看到远方的美好。就这样,远方——一个十分虚幻的词语,在我年少的心中扎下了根。周国平曾经在他的诗中写到:“到远方去,到远方去,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细细思索,深以为然。人是容易喜新厌旧的动物,在居住方面,尤其如此。人的心灵很容易麻木于日复一日的相同事物,逐渐对周遭的景色变得熟视无睹,即使多美的风景,看得多了,也便不再是风景。在久卧病榻之时,读过法国作家西尔万 • 泰松的《在西伯利亚森林中》,淡淡的记述之中,是对雪原生活的无比热爱,偶尔的孤独感也更彰显一个人完满的存在价值。在这本书的影响下,我多以为雪原之地是圣洁而美丽的,因为白雪覆盖的地方,人迹罕至,那也便少了许多人之欲望与罪恶。在其间居住,似乎也可与陶渊明一般自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乐趣。随着年岁渐长,对模仿前人隐居想法的固执使得我买了许多野外生存的书籍。在翻阅书籍的过程中,炽热的心也不断激烈地跳动着,仿佛明日就将追随梭罗、陶渊明、西尔万 • 泰松的步伐成为一个世外隐居者。也是受此影响,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世俗争斗的心灵们,开始体会到“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的悲壮,亦是明悟到了“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豁达。美好的幻想一直持续到前年的暑假。当我骑上自行车沿着108国道远走六十多公里时,已感到十分疲累,而诗与远方也不能激励人前行,更令人惊异的的是,当我站在一片绿色覆盖的山林前,却只看见了飞舞的蚊虫与满林的蛛网,其间有多少兇险也甚是未知。在那一刻,对田园的憧憬与幻想轰然倒塌,在幼小的心中激起了漫天的巨浪,我站在林前伫立良久,凝视着远方的红日。直到夕阳落下,我才返身骑上自行车,在萧萧的风声中,缓缓归家。隐居的幻想算是破灭了,但对远方的热爱依然存在于心。这不再是极端地一人隐居,也不是悄然归去山林,而或许只是在某一个清闲的时刻,提起背包踏上去往某个小镇的路途,或是在一个心情难抑的时候去往曲径通幽的古巷,以此感受到岁月的恬静,让浮躁的心有所沉静。我总认为,一个不屈服于世俗的灵魂是摆脱不了远方的,远方是到不了的梦,也是一首读不完的小诗,虽然没有祛病止痛之效,但总还是会对寂寞的灵魂有所抚慰。

  叶知秋 车子越过一道道山梁,在盘旋的山道上越来越慢,慢的以至于群山的青翠顺势流入眼睛,慢的以至于路边的野花一一闪现时,他们的蕊子都清晰可见 。我心中忽有千万种野花在悄然开放,他们在山路的两边,狭长的山谷裏更多,甚至密林裏透光的地方也有,风不风的都没什幺,只是要开,必须的开,直至怒放。没有人知道我是多用力才按捺住想要跳出车去的念头,没有人知道我在心中盘算着要和野花私奔,我们要私奔在群山中,让群山因遍野的野花而更加灿烂。但是,最后,我还是忍不住了,向司机央求道 :车子能停一下吗?司机扫了我一眼,径直说到:不能。那时,那株白色的风铃花已经逃离了我的视线,无奈,我的心只有随着他,流失在窗外,在深山的旷野中……无论车子载着我去往哪?我已坐卧不宁,仿佛遇见了相思的人,不去见一面,不去拥抱下他,再要走下去的路,已毫无意义。山中开始细雨霏霏,湿度渐而大了起来,空气也冷冽,裸露在外的小腿,开始一寸一寸地凉了,远山还是青黛,只是已开始云雾缭绕,特别是遥远的山顶,雾霭重重,如临瑶池仙境。前行的路两边还是有野花,愈加璀璨的,各种色调的,撞击着我的心,心要蹦出胸膛了。因为紧张,也因为车坐的太久,四肢都觉更冷了,眼睛却带回了另一种温度,相思已长成茂密的森林,塞满了整个心房,竟而成灾。幸好,车子停住了,停在一幢精緻的小楼面前。青色的砖瓦,虽檐角飞扬,却大理石铺地,中式与现代结合的一幢小楼,山林裏的。于整个山林来说,这幢小楼是承载,承载了深山的静谧,还有无所欲求。一切不必说,于无声之处显有声,山岚冷沐之时,恍然间有一种山中只一日,世上已百年的感觉。下得车来,瞬间众人已作鸟兽散,皆去寻下榻之处,我却沿原路折返,一路寻花去。不可误花期。世上许多事可误,唯独花不可误。高兴时,她是知己,不高兴时,他是爱人,枝枝叶叶,届为细语。山路盘旋,柏油路泛出青蓝的光泽,一路曲折而下。隔离带的两边,一边为雄伟的大山,一边为向下而去的山涧。野花就各自从两边的隔离带裏时时地探出头来张望,我究竟是他惊奇的人,还是心仪已久的人,他们满身的湿漉漉,我权当做是见我而流下的泪水。我的眼睛也大概是从未有过的润泽,亮的汪起了湿度,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受到与野花的情义。红蓼在草丛裏招着手,如相熟的故友,彼此眉眼间相打量,大有许久不见的味道。那风吹山野,阳光薄淡相宜之时,红蓼怀揣心事,竟已长成邻家初成之女。少时曾从别人家讨要过红蓼种子,种的郁郁葱葱,紫红的花灿烂的很,又或者那个不叫红蓼,毕竟她过于茂盛。眼前的红蓼我也识得,她枝条纤长,叶子状似柳叶,却略短与宽些,长起来后爱分叉,一枝分成两枝,两枝又分成三枝,分着分着就长成了巨大的植株,开花后,叶子稀少,每一条枝头上都有一条长长的由粗到细宛如女人弯眉似的花穗子。颜色粉红色,柔柔媚媚的垂下来,如女人低垂的眉眼。山风袭来,红蓼自然摇摆,才发现,红蓼还有山野的性子,女子的柔美下,山风踉跄杀到,她裙裾一摆,立马一副野性凛凛的样子。真是山野好女子!风铃草,我总怀疑她暗藏有铃音,她的铃音应该是魔音,我能许久不忘。我奇怪啊,她只有一条纤纤的茎,却能长出一串串风铃来。白色的风铃,质如白玉,阳光打过来,玲珑剔透,无言胜万千语。我顺着来时的路走了许久,采了些红蓼,紫苑,马兰菊、狗尾巴草、益母草、狼尾草等,已经是一大束了,可是还未见到风铃草的影子。我开始怀疑风铃草大概如传说中的人参一样,会乘着兴意满山遍野的去散步、去乱跑。寻风铃草的路上,遇到一户人家,住在红砖墙的两层楼房裏。他们正在楼顶晒庄稼,玉米棒子串成串地搭在红砖砌成的砖围子上,一半垂在墙外面,一半藏在墙裏面。他们停下来看我手中的野花,眼光好奇,却默然不语,他们没空搭理我及我手中的野花。庄稼就是他们的野花,每一粒每一粒地收藏起来,储成冬日皑皑大雪时的口粮。他们的楼顶上应该能看到山涧裏的景象,及群山的逶迤,他们如清风朗月。我癡望着的时候,柴犬与公鸡跑了出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因还惦记着风铃,便匆匆道别。在一道山粱的根部发现了风铃,白色的,和家裏铜质的铃铛没什幺区别,从茎上长出来,先长出五个萼片,萼片下是一个下垂的钟,只是钟的下摆不是铜钟的齐口,而是五个波浪状的上翘。这上翘又像极了花瓣,钟口的中间是一根淡紫色细管子状的花蕊,花蕊的尽头又分叉及变换颜色,不得不说,这风铃生的美极了。钟口若倒过来,那赫然是一朵朵质如白玉,洁似飞雪的花儿。我的花儿啊!时光可曾虚度?时光未曾虚度,该开花时便开花,该怒放时便怒放,每一分每一秒都恰到好处,是大地的安排?是山林的安排?是风铃的使命?山岚若烟处,一排排铃子静静地垂挂在山梁上,铃子洁白,蕊子淡紫细长,好像拽住他们的蕊子,轻轻敲击,整个山林就会听到清脆的铃音,那满山遍野的野花,就会开得更茂盛。一个女作家指尖说 : 在状阔的美和忧伤面前,我们哑口无言。我亦哑口无言了。还能再遇见什幺呢?什幺能比上风铃草,在巍巍大山裏做仙,在山梁上蕩秋千,在一阵秋风裏心声四泻。 当不再迷恋人世间虚妄的情义,方才明白大地的可爱,以及大地上万物生灵的美好。我徜徉在大地上,汲取着一切的美好!久而久之,我是否也是美好?当我怀抱一大抱野花要离开时,遇见了商陆。我见商陆,常有种複杂的心情,商陆生的茂盛,一丛丛的,遮云蔽日,如果到他身边,危险就要临头,可要是视而不见,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他那一串串紫红色的果实在诱人的很,有透着天地间最光亮光泽的气韵,又像是迷惑人的光泽,我慢慢的一步步的走近,忍不住抚摸他,及他的果实。后来,我才知道,商陆让我走近,是想迷惑我,他想让我言语不清,胡说,躁动,站立不稳,抽搐,神志恍惚,甚至昏迷。商陆,他有这般爱我吗?我觉得他是个阴恻的男子,再见到他,我要远离他,特别是他的脉络变成紫红色的时候,一如我最开始时的感觉,商陆是危险的。商陆,我下决心远离你,下次再见,无论你生得多美,再不走近。我要走了,抱着我的野花!我的狼尾草、益母草,我的马兰菊、紫苑花!山野漫漫,林木苁丛,野花遍布,这一切都是为谁而生?为山林?为生灵?而山野又为谁而生?生灵又指谁?心中总有声音在轻唤:走吧!采野花去!        【作者简介】叶知秋,河南散文学会会员、卧龙作协副秘书长。作品散见《躬耕》《农村青年》《牡丹》《南阳日报》《南阳晚报》《南都晨报》等媒体,作品含蓄灵动间有着温暖的忧伤,及深深的禅意和哲思,并具有浪漫主义的人文情怀。生活中是癡迷花艺的花艺师,喜欢野游,喜欢摄影,喜欢交友,喜欢自由及随性的生活。

  夏子仪 窗外,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一辆长途大巴车离开A市长途汽车站后,女售票员便开始抱怨,抱怨乘客太少,说再这样下去,连稀饭都喝不上了。这趟车是从A市开往B县城的,两城相距不到50公里。平时,从车站出来时,车上都有将近三分之二的乘客,可今天不知为啥,车上只有五个人,其中三个还得半路下车,难怪售票员抱怨不已。抱怨归抱怨,没有人坐车,又有啥办法呢?大巴车开出快10裏时,路边有一个老年男子招手拦车。售票员一见有人拦车,黯然无光的眼睛裏顿时闪出欣喜的光芒,脸上也“阴转“晴了。车一停下,司机按了车门按钮,售票员满面笑容,大声招呼拦车的老汉:“快点,快点!老汉没上车,而是问了一句:“车是有座位没?售票员显得有点生气:“一个人坐5个座位还得有空位,赶快上来!老汉上了车,眼睛不看售票员,而是把目光投向车厢后面。车上真有座位呀,咋才四五个人。老汉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后,售票员就跟了过来:“到哪儿?请买一下票!老汉说:“我到杨庄村。说完递上5元钱。售票员没接,面无表情地说:“还差一块钱!老汉说:“我没零钱了。“那你给我,我找你零钱。老汉说:“我以前坐车,都是5元钱,咋涨钱了?售票员有点不耐烦:“现在涨钱了,到杨庄村都是6块钱!儘管售票员进行了解释,可老汉并没有掏钱的意思。售票员急着:“你要不给一块钱,那你就下车,我又不是雷锋!老汉只好掏出一张十元纸币递给售票员。雨越下越大,司机发愁了,前面因为修路,大巴车得绕道经过将近一公里左右的土路,那条土路晴天都坑坑洼洼。现在雨下这幺大,真担心大巴车经过那段土路时出意外。真是怕啥来啥,大巴车刚开上那段土路,竟然陷进一个泥水坑,无论司机咋努力,大巴车都没能前进一步。车上的乘客开始埋怨。司机和售票员几乎要哭了,可有毫无办法。这时,那位老汉开口了:“你们别着急,前面这个村的书记是我外甥,我打他的电话,让他找一些人来帮你们推车!说完,老汉掏出一个老年机,拨了一个号码……(编辑:王梓人)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